發現女兒的視頻後與女兒一起享受

開了家門發現家裡烏黑一片,難道女兒臨時有事沒回來?我也沒想這麼多,匆匆忙忙關了門走到臥室正要開燈,突然見到女兒房門打開,女兒竟然赤裸著身體走了出來。

我的心一跳,連忙閃身躲開,接著聽到洗手間的開門和開燈聲,女兒是上洗手間去了,可是上個洗手間怎麼要全身赤裸?我滿腹狐疑,悄悄地走到女兒房間向裡張望,想看看裡面是否另外有人,但見房內空空如也,電腦是開著的,女兒正上著MSN聊天,視頻欄上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孩也是光著身體正在等著什麼。

而女兒的視頻是蓋著的。

所以視頻欄上黑黑的一片這時聽到洗手間的衝水聲音,我連忙縮回臥室,看到女兒跑著進了房間,急忙之下只把房門關上一半,我的心又是一跳,又輕輕地走回女兒房外,聽到女兒在裡面說話:只去了一會兒那裡久了啊,你要不耐煩就算了,我找別人。

音箱裡傳來那個男孩的聲音:別別別,我只是急著想看你嘛,小妹妹,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你的身材好棒,好美。

女兒哼了一聲:本小姐的名字豈能隨便亂給人知道?男孩:那你最少也給我看看你長得什麼模樣啊。

我有點驚奇,探了個頭向裡面看去,只見小可把視頻頭調得很低,只能看到她的胸部以下,她可愛的小乳房在視頻上看得並不太清楚。

小可又哼了一聲說:警告你不要諸多要求,本小姐的身體給你看了你還不知足啊,快點掏你的小家夥玩給我看,要不我換人了。

男孩連忙點頭答應,掏出他那十公分長的肉棒套弄起來。

小可聚精會神地看著,自言自語地說:這東西不怎麼樣啊,她們說得也太誇張了吧。

什麼十八公分長,杯口這麼粗的,我看也不過如此。

我心裡一動,想到了一個主意,輕手輕腳地回到臥室,把門反鎖上,然後打開電腦上網,並馬上申請了一個新QQ號,呢稱叫做無敵老漢,以安全方式登陸後立刻搜索我女兒的MSN號,不一會就搜索到了,見她的呢稱改成了好奇女孩。

就加之為好友,顯出要驗證,我打入滿足你的好奇幾個字發了過去。

不一會就通過了小可的認證,我們在聊天界面,我打上:小妹妹,你想滿足什麼樣的好奇盡管跟我說,我叫無敵老漢,一般的事情難不倒我的。

發了過去。

小可也用打字回答:我的同學很多人都跟男的上過床,她們私下老說做愛有多刺激好玩,說男的那東西有多長多粗,可我沒見過,所以今天就上網找人了解一下。

我繼續打字:哦,你今年多少歲了?小可回答:快十七了。

我說:你這個年齡好奇這個非常地正常,你有視頻嗎?小可:有啊,你要視頻?可我現在沒穿衣服。

我說:沒關系,我也把衣服脫了,大家不露臉就行了。

小可:好啊。

我說:不過我這裡很暗,只有視頻頭的光照亮,你不介意吧?小可:沒問題。

我三五下把衣服脫個精光,調好視頻頭就申請了視頻通話。

等小可按受後我和她的裸體就都顯示在銀屏上了。

視頻裡我這裡的光線很暗,並看不清我後面的擺設。

小可那邊就清楚多了,她盈盈可握的乳房看上去很結實,粉紅色的乳暈不大,乳頭也是像劉真一樣跟花生米似的。

小可的聲間傳了過來:你多大了啊?我壓低了聲音:今年快四十了。

小可哦了一聲:那跟我爸爸差不多了,我可以叫你叔叔嗎?我回答:當然可以,你今天上網成績怎麼樣?小可:只跟一個個聊過,那家夥只想看我其它地方和問我的資料,我就掛了他。

我笑道:年青人嘛,總是心急了點,他給了你答案了嗎?小可:你把他的家夥給我看了,不過我看最多也只有十公分長,沒有我朋友說的十八公分那麼長。

我:那是他長得短小而已,告訴你這些的朋友是你最好的朋友嗎?小可:是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也是最近才跟男的做過愛。

我的心一跳:哦,那你怎麼知道她的事,她主動告訴你嗎?小可:才不是呢,我最近見她很不正常,有時候會無緣無故地笑,有時候又不知想什麼想得入了神。

就知道她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於是我啊,就天天纏著她問,後來她拗不過我,就跟我說她試過跟一個男人做過愛了我的心放了下來:看得出來你的朋友有點喜歡這個跟她做愛的男人。

小可:是啊,我就覺得奇怪,平時她是不多跟男孩子說話的,怎麼會一下子跟人上了床了。

我就問她啦,她說原來做愛的感覺實在太好了,又跟我說了那個男人怎麼愛惜她,他的那家夥有多長有多粗。

我就不信男的那東西會有這麼長這麼粗的,要不然怎麼放進我們的那個裡面。

我懷疑她騙我的。

我問:你指的你們那個是指你們的小穴嗎?小可也許有點害羞:是啊,用得著說得那麼清楚嗎?我說:你想要我要解決你的好奇我們就要坦誠相對,沒有什麼不能說的。

再說我們並不認識,說什麼也無所謂是不?小可同意了:也對,你真的是無敵耶,說的話我愛聽。

我繼續說:你剛才的觀點是不對的,女孩子的小穴是有彈性的,而且也很深,所以十八公分長的肉棒插入時並不會引起小穴的受不了。

要不先讓你看看我的肉棒?小可馬上答應:好啊,就是你的燈光暗了點,我怕看不清楚。

我說試試吧,拿起視頻器對準了我的肉棒,並把肉棒用手舉直,讓小可看得更清楚點。

小可驚呼了一聲:呀,真的有這麼長啊,又這麼的粗。

好可怕。

我把視頻擺好位置讓我的肉棒停留在QQ視頻上,手輕輕地套弄著。

說道:其實男人更長更粗的都有,有的甚至有二十幾公分長,但太長太粗了女孩子會受不了,所以像我這樣的尺寸是最好的。

小可:這樣啊,跟你說了這麼多,我心裡覺得癢癢地很難受。

我說:這就是女孩子發情了,很正常,你可以試著摸摸自已的乳房和小穴會好一點的。

小可聽話地撫摸起自已的乳房起來,我又教她用手指替自已手淫,不一會兒小可就開始發情了,將一只腳架在電腦台上露出小穴撫摸著從視頻上看到小可的小穴也只是一條肉縫,陰毛跟她媽媽一樣倒三角,但不茂盛,倒像是在大腿根部鋪著一層絨毛。

看著女兒在視頻上自慰,我的肉棒硬得發痛,真恨不得立刻衝進女兒的房裡幹她一炮。

突然心裡又萌生了另一個想法。

於是對小可說:我還有點事要下了,有機會再聊吧。

小可正在自慰當中,只是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我連忙關機,穿上衣服,走出臥室後裝著剛回來的樣子走到小可的房門前,整理了下思緒後猛地一開門,嘴裡叫道:小可你回來啦。

小可霍地連電腦椅一起轉過身來,一只手還捏著乳頭,另一只手的手指還在小穴裡面,滿臉驚訝地表情:爸爸!我也裝著驚呆了的表情,張開嘴,眼睛直直地看著小可可愛的乳房,這樣持續了有十秒鍾小可才反應過來,連忙夾起腿,四下張望尋找衣服。

我見她的衣服就在旁邊,拿了起來走過去遞給她說:別驚慌,長大了做一些發洩情感的行為是正常的。

小可紅著臉說道:爸爸,你要進來也不敲門。

接過衣服的時候擡頭看到我的眼睛仍然停留在她的乳房上面。

羞得她手忙手亂,突然嚶地一聲哭了出來:爸爸你壞,你欺負我。

我說:爸爸怎麼欺負你啦?爸爸跟你說性愛的東西是人之常情,自慰又不是什麼壞事,爸爸有時候寂寞的時候也會自慰的啊。

小可用衣服遮住了身體,抽抽噎噎地不相信地說:我才不信呢,你有媽媽哪裡還用自已……自已……我微笑地蹲下來注視著她:有的時候激情來的時候不一定會馬上找得到人來解決的,只好自已在洗手間或者沒有人的地方自已搞定羅。

小可可憐地看著我:真的?轉念一想,又嗔道:可你沒試過給人發現啊,哪像我,第一次就給爸爸看見,我好難堪啊。

我笑著說:就是因為我是爸爸,所以才無所謂啊,我們是最親的人嘛,有什麼事不能坦然相對的?小可瞪我一眼:說得好聽,難道你跟媽媽做那個事的時候肯給我看啊。

我拉過她的手在她手背撫摸著,說:如果你願意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倒底女兒大了嘛。

也該知道這性愛是怎麼一回事了。

小可張大了嘴:爸爸,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讓我心裡好過點,你說得對,還好是給爸爸看見了,要是給別人看到了我可虧大了。

我又微笑著說:哪有什麼吃虧不吃虧,你這麼美的身材還怕別人看啊。

小可不同意了:你說不吃虧,那好啊,你也自慰給我看啊。

說完似乎發現自已說錯了,張大了眼睛緊張地看著我,怕我生氣。

她不知道我是求之不得啊,連忙哈哈一笑:你這個寶貝女兒,什麼事都要不吃虧,好好好,爸爸就給你看,你滿意了不?看完了可不要再不好意思羅!說完我站了起來解開了皮帶,外褲就掉到了地下去了。

我的肉棒在內褲裡早就張牙舞爪了,我並不急著脫掉內褲,仔細看著小可的表情,只見她把眼睛睜得大大注視在我高高凸起的內褲上。

我心裡暗自得意,看來我的計劃成功了一大半了。

接下來就是怎麼調逗小可願意接受我的愛撫,那時她就是我的了。

我微笑著說道:小可,爸爸要脫了哦!說完緩緩地把內褲往下拉。

小可滿臉緊張的表情,眼睛眨也不眨一下,連一邊乳房露了出來也沒發覺。

肉棒在內褲裡彈了出來,小可哇地一聲讚歎:原來爸爸的也這麼大啊。

我用手在肉棒上套著,笑著說:小可,想不想摸摸?小可紅著臉搖了搖頭。

我又說:我說過我們是最親的人,這有什麼關系,你就摸摸吧,爸爸同意你這麼做。

小可猶豫了一下,終於伸出手在我的肉棒上動了動,當她的手想縮回去的時候我抓住了她的手,並分開她的手掌使她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問道:感覺怎麼樣?她這時因為有動作,本來遮住胸部的衣服松了下來,她的乳房暴露在我的面前,我歎道:小可的胸部好漂亮啊。

小可低頭看到乳房露了出來,臉更加紅了,但並沒有刻意遮回。

只是按著我的指示輕輕地套著我的肉棒。

我又說:如果你還想更了解性愛的秘密,要不爸爸給你看一些成人錄像,這樣相信你基本就會明白了,來,等爸爸抱你出去。

說完俯下身來將小可整個個抱了起來走到大廳放在沙發上。

然後拿了張頂極的DVD放了起來。

小可趁我去放碟時候穿上了件T恤和內褲。

不一會兒電視裡的一對男女在互相親吻撫摸起來,女主角誇張的呻吟和男主角露出的肉棒令小可明顯不安起來。

我拉過她的手說:有什麼不懂的就問爸爸,知道嗎?小可向我這裡移了移靠在我的身上說:爸爸,那個男的沒你的粗大呢。

我一笑,說道:這個女的更沒我的小可美麗羅。

小可聽到我的讚揚,甜甜地笑了笑。

光線中我看到她的乳頭在T恤上頂起的兩個點,心裡一蕩肉棒立刻豎立起來,從剛才出來到現在我都還是光著下身的。

小可留意到了我肉棒的變化,眼睛從屏幕轉到我的肉棒上。

我說:如果你想的話,可以摸爸爸的這裡。

說完指了指肉棒。

小可哦了一聲並沒有行動,我想她一定還沒有放下我是爸爸的負擔。

看來我要主動點才行了。

我一只手一直摟著小可的肩膀,這是平時我倆父女常做的動作,小可也並沒有感到有些什麼不對,可對於我來說今晚的這一摟與平時是完全不同的。

我的手很自然地從小可肩膀摟到了腰間。

另一只手握著小可的小手玩弄著。

屏幕上的男女開始正式插穴了,這是個特寫,只見男主角的肉棒慢慢的陷入女主角的肉穴當中,並開始抽插,小可的呼吸開始沈重起來。

我趁機拉過小可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小可很自然地就套動了起來。

而我的手也並不想那麼老實。

隔著T恤輕輕地在小可小腹上撫摸,嘴巴貼近小可的耳朵問道:小可,爸爸想親親你,可以嗎?在前幾年的時候我還常常地親吻我的女兒,只是女兒慢慢地長大了,我也不好意再做這樣的動作,這個時候我提出了這個要求,小可顯得有點嬌羞,但她被電視屏幕上激烈地做愛情節所感染,心裡也是有一種想被人愛撫的衝動。

眼睛沒有離開屏幕地點了點頭。

我摟緊小可的細腰在她的臉上吻了吻,撫摸她小腹的手伸進T恤裡面撫摸,親了臉後我繼續親她的眼皮,迫使她閉上了眼睛,我趁機將身體靠在她的身前,撫摸小腹的手也提高放在她的掖下。

嘴巴立即印在她的嘴上。

小可全身顫抖了一下,雙手推在我的胸前似乎要做抵抗。

我連忙摟緊她,舌頭試著撬開她的嘴唇,但她並不妥協地緊閉小嘴,也還好沒有再用力推我。

此時此刻我不敢開口說話,怕這樣會把氣氛破壞,繼續努力地親吻她的嘴,放在她掖下的手突然襲擊地握住了她的小乳。

趁她張開嘴呼叫的時候,我的舌頭趁虛而入,並把她抱得更緊。

她掙紮了一下無果後只好任我的舌頭和手胡做非為了。

小可的乳房和劉真一樣非常結實,只不過比劉真要小了一點,手掌覆在上面剛剛好。

乳頭因為刺激已經變硬。

我的兩個手指輕輕地揉捏著花生米似的乳頭,感到小可的身子越來越熱。

這樣糾纏了幾分鍾,小可掙脫我的親吻輕聲說道:爸爸,難道你想跟我做愛嗎?我一愕有點不知所措,隔了一會才問道:如果爸爸想,小可你願意嗎?小可呼了一口氣說道:我是你女兒啊,這樣做可以嗎?我回答:只要你願意,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小可不解地說:可這是亂倫啊,要是讓人知道了,人家會怎麼看你,怎麼看我?我不得不耐心地解說:這個世上亂倫的人多得很,有些地方還是合法的,我們的法律不允許這樣做,是因為怕亂倫後稱呼上不知怎麼稱呼,也怕比如像媽媽這樣的角色不好接受。

可是我和你只要不讓人知道,就完全沒有事啊。

小可低下了頭說:我怕對不起媽媽。

我忙說:其實你媽媽是個對性很開放的人,你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嗎?她現在正和她上司在她上司家做愛呢。

所以她不會反對我們的,也不會怪你的小可睜大了眼睛不相信地說:你說媽媽她跟別的男人做愛?這怎麼可能?爸爸你知道?你怎麼會願意?我微笑地說:能讓心愛的人做自已願意的事,我有什麼不願意的?小可,只要讓爸爸知道你願不願意跟爸爸做愛就行了,其它的東西讓爸爸解決,絕不會傷害你的,好嗎?小可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喃喃地說:我不知道,我心裡很怕。

看到小可放不開俗世枷,我知道現在只能一步步來了。

於是說道:這樣吧,我和你只有真正的性交才叫亂倫,爸爸答應你,只要你不願意,爸爸就不跟你真的性交,最多也只是像剛才一樣親一親,摸一摸好嗎?你看剛才我們摸也摸過了,親也親過了,再繼續也沒有關系啦。

小可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

我大喜過望,停留在小可乳房上的手繼續玩弄起來,說道:小可,爸爸會讓你舒服的。

你相信爸爸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好嗎?你知道爸爸是愛你的。

小可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任我親吻著她。

我將小可平放在沙發上,脫光了自已的衣服,電視上的做愛聲音依然傳來,而我和小可兩人的身體也緊緊地貼在一起了。

我將小可的T恤翻上來露出乳房,用嘴輪流輕輕地咬著兩個乳頭,小可鼻子的呻吟聲開始發出,雙手也自然地放在我的頭上。

享受著我帶給她的快感。

我再用兩只手輕搓她兩個乳頭,遞上嘴吻她的嘴的時候,她主動地張開了小嘴,我叫她將舌頭遞給我吸吮她也照做了。

過了一會我說:小可,這裡沙發太窄了,我抱你到房裡好嗎她輕輕地說:我要在我房間裡。

我輕笑道:好,什麼都依你,誰叫你是我的好女兒呢。

說完抱起她又進了她的房間,她房間的燈沒關,要比外面亮多了。

我放她睡床上的時候趁機把她的內褲脫掉,不等她反應過來我立刻壓在她的身上,我的動作引起了她的恐慌,睜開眼睛驚怕地看著我,嘴裡顫聲叫道:爸爸,你……我微笑地說:別怕,我記著我的承諾。

隨即發出讚歎:小可,你的身體好美哦!小可臉紅了起來,說道:有什麼美不美的,媽媽才美呢。

我說:媽媽有媽媽的美,我的小可有另外的美啊。

小可抿著嘴不說話,我的嘴又在她的乳房上徘徊,手在她的身體上遊動著,她的肌膚很滑很嫩,也很結實,我的手感實在太好了,在欲火燃燒下,下身忍不住動了起來。

小可突然說道:爸爸,你下面有東西頂著我呢。

我低頭一看,我的肉棒正頂著小可的外陰處,於是笑笑說:沒事,爸爸不會插進去的。

伸後抓著肉棒在小可的肉縫外摩擦著。

龜頭上的刺激令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刺進小可的穴內,而小可也給我的肉棒摩擦得呼吸沈重。

加上我揉捏她乳頭的手指不斷地加重力度,我發現龜頭上已經粘上小可的愛液了。

小可此時開始扭動身體,嘴裡很小聲說道:爸爸,你弄得我好難受啊。

我故意說:是嗎?那怎麼辦?小可拖過一張床單蓋住自已的頭,在床單裡她說:我不知道,我那裡面很癢,爸爸幫我搔搔。

我應了聲好,將她的大腿分開,那條小縫也跟著張了開來,我輕輕地把中指伸了一點進去在小縫外面上下來回摩擦著。

小可在床單裡有點大聲地呻吟出來。

這樣弄了一會,我又趴在她的身體上面,拉開床單,只見小可的小臉充滿紅潮。

我愛惜地親了親她。

聽到她突然說:爸爸,我們做愛真的會沒人知道嗎?我心裡一跳,回答說:那當然,這是我們的秘密。

誰也不會知道的。

小可將頭埋在我胸膛,非常小聲地說道:那……那我們就做一次好嗎?我心跳若狂,擡起小可的臉望著她問道:你說真的嗎?小可嬌差地點點頭:我想試一試,就一次。

我連忙說:好,爸爸會讓你開心的。

說完將她的腿擺好,又在小可腰以下鋪上一層毛巾,這樣防止等會落紅時把床弄髒了。

然後繼續吻著她和撫摸她的乳房。

一只手扶著肉棒對準了小肉縫,在小可耳邊輕聲說道:小可,爸爸要進去啦。

小可雙手摟著我的頭,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用龜頭在小可肉縫外上下摩擦了幾下,這樣我的龜頭尖就先進去了,當再進去的時候就有阻礙了。

小可的肉洞比劉真還要緊,還沒進一半的龜頭小可就顯得緊張起來,在我耳邊說:爸,會痛。

我說:女孩子第一次痛是有一點的了,爸爸慢慢來你忍一忍就沒事了。

話間我的龜頭輕輕地來回輕抽著,用對付劉真的方法慢慢將龜頭塞進去。

這樣子小可果然好受點,但仍然緊皺著眉頭。

好不容易將整個龜頭塞了進去,我已經是滿身是汗了。

還差最後一關,我又對小可說:小可,爸爸進了一半了。

還差一半進去後你會有點痛,你忍一下。

不料這時小可覺得痛得厲害,叫道:爸爸,我不行了,痛得很,你先出來好嗎?我怎麼捨得這個時候出來,忙說道:只一下子就好了,小可乖,爸爸親親你。

說完吻著她的嘴,一只手揉著她的胸。

一只手緊緊地抱住她。

這一招是對付處女用的,防止她因為痛而推開我。

我的屁股猛地向下一沈,隨著小可扭動的臀部和嘴裡的唔唔叫聲,我的肉棒終於進去了一大半,再接著抽動幾次後,肉棒終於全根而入。

插入女兒肉洞的感覺跟劉真的差不多,也是那麼的緊,那麼地暖,每一次抽動都帶給我無限地快感。

而小可開始時痛得臉色蒼白,經我一陣抽插後才感受到做愛的樂趣,鼻子隨著我的抽插呻吟著。

我這才放開了她的小嘴,她啊地一聲叫了出來,說道:爸爸,剛才痛死我了,你全進去了嗎?我說:全進去啦,不信你摸摸。

說完拉著她的手向下面摸去,因為我把身體向上仰起,所以她的手下摸的同時也將身子撐高,眼睛向我跟她的交接處看去,我當然也要欣賞一下跟女兒性交的成果。

只見我的肉棒在小可的肉穴裡來回抽插著,次次都連根沒入,那淫蕩的場面和因為我插的是自已女兒這種難言的刺激,令我的龜頭一陣刺激,差點就將濃精噴了出來。

我連忙停了停抽插,又趴回小可的身上,只見小可溫柔地看著我,眼裡滿是激情和性慾。

我吻了吻她,揉著她的乳房問:現在不痛了吧?小可說:好了點,可是很漲,很不習慣,爸爸你別插得這麼重,好嗎我說:我會輕點的。

下面又開始繼續抽了起來,因為剛才龜頭太刺激,所以我不敢抽動得太快,小可也覺得好受很多,慢慢地就完全沈浸在做愛的歡娛當中,鼻子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聲,嘴裡也開始喃喃地亂說話:哦……爸……好癢啊,啊……你搔得我好舒服……啊……啊……插得好深啊……這樣過了二十分鍾左右,小可開始扭動她的身體,並很主動地猛吻我的臉和嘴,雙手摟得我很緊,叫聲已經不是喃喃細語了,而是發洩般的大喊叫,她快高潮的時候要比劉真來得激烈。

當我感到她的小穴蠕動得很厲害的時候,知道她的高潮到了,龜頭受到她陰精的衝擊後感覺無比地刺激。

連忙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大力地揉著她的乳房,下體快速抽插著,再插了十多下後,我啊地一聲悶叫,精液分了幾次射進女兒的肉洞內。

射精後的空虛使我趴在女兒身上幾分鍾後才回過神來。

愛憐地吻了吻小可的小嘴,說道:小可,爸爸射了,你的感覺還好嗎?小可嗯了一聲,懶洋洋地說道:爸爸,我很舒服,你射進我裡面會不會有事的啊?我笑著說:那小可幫爸爸生個小可啊地一聲睜開眼睛:爸爸……看到她的驚慌,我輕揉著她的乳頭說道:爸爸跟你開玩笑的,等下爸爸給你吃避孕藥,絕對沒事的小可聽我這麼說才放下心來,嘟著嘴說:下次要爸爸用避孕套我聽了大喜,聽小可的意思還想以後跟我繼續做愛,這下女兒就完全屬於我的了。

我拔出肉棒,只見肉棒上盡是我的精液和小可的愛液,而小可的肉縫隨著我肉棒地拔出而露出一個粉紅色的肉洞,肉洞裡緩緩留出乳白色的精液和一絲絲紅色的血液。

我忙用紙巾幫小可清理幹淨,看了看鍾,時間已經到深夜差不多三點了,我的文件還沒整理完,見小可閉著眼睛一臉倦容,就拉過被單給她蓋上,在她耳邊說:小可,你休息吧,爸爸還有事要做,爸爸今晚很開心,謝謝你。

說完吻了吻她。

小可睜開眼睛,說道:我也很開心啊,爸爸,我愛你。

我微笑地拍拍她,出房間時候順便把燈關了。

第二天我睡了很晚,還是小可叫醒了我。

刷了牙出來,只見小可準備了早餐正在等我。

我笑道:我的寶貝會弄早餐給老爸吃了啊。

小可滿臉的幸福,笑嘻嘻地說道:我跟同學學的,要是不好吃爸爸可別勉強哦。

我吃了塊三明治味道還不錯,連聲讚起小可來。

小可心花怒放地看著我吃。

我關心心問她:小可,昨晚上睡得好嗎?提到昨晚,小可的臉一下子紅到耳根:爸爸你壞,搞得我今天走路都不自然。

我哈哈地笑起來。

說道:下次就不會了。

小可聽到我說下次,眼睛閃爍著光,低著頭不說話了。

看著她的樣子,我感到肉棒又蠢蠢欲動,伸手摟著她說道:我的小可真的是太漂亮了,昨晚是爸爸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晚,爸爸很滿足,謝謝你,小可。

小可主動地靠了過來,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說道:我也很開心啊,沒想到我的第一個男人是我最親愛的爸爸。

我衝動地用手擡起小可的臉,深情地吻了上去,小可配合地跟我接吻著,我順便伸進她的衣服尋找她的乳房,掀開她的胸罩後在乳房上玩弄起來,不一會兒小可的呼吸沈重起來,我輕起地問她:再來一次好嗎?小可閉著眼睛點了點頭,我抱起她放在沙發上脫去了她的全身衣服,因為時間關系我不能太多的前戲,三兩下將自已脫了個精光,提起發硬的肉棒對準小可的肉縫直接插了進去,也因為沒有前戲,小可肉穴內淫水不夠,再加下小可的肉穴實在太緊,我的肉棒進得很辛苦,也有點發痛。

而小可更加是痛得眉頭緊皺,叫了起來:爸爸,很痛,怎麼第二次了還這麼痛。

我安慰她說:那是因為小可的小穴實在太小了,爸爸慢慢弄,不會痛很久的我不敢將肉棒硬塞進去,就在洞口用龜頭抽插起來,嘴巴和手不停地調逗著小可的身體,果然不一會兒就覺得小肉穴順暢了很多,我再將肉棒一點一點地往裡面送,終於連根插了進去,這才大幅度地抽插起來。

小可這時也開始感受到器官上的刺激而呻吟起來,她做愛的時候要比劉真浪很多,也主動很多,臀部會隨著我的動作而上下聳動,這使我不論在感受上和器官感覺上獲得了更大的刺激,小可緊密的肉穴夾著我的肉棒,使我龜頭上達到無以倫比的刺激,我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沒有馬上射出我的精液。

這次比昨晚上做的時間要長很多,我也換了幾個姿勢,一下提高她的右腿,我雙腿插在她雙腿之間幹她,這樣我的肉棒就更加地深入她的肉穴了,一下將她雙腿提高,我半跪在沙發上幹她,等等姿勢弄得小可浪叫連連,但我沒有用後面插的小狗式,因這這樣小可會有點辛苦,她剛開始接觸性愛,我盡量地讓她回避一些令到她辛苦的姿勢。

半個鍾頭過後,小可已經達到第二次的高潮,而我的肉棒在她的熱熱的愛液溫燙下再也受不了了,在配著拍拍聲地撞擊聲中狠狠地抽插起來,次次都是抽起時只留龜頭在裡面,插進時全根而入,十數下後我的濃精再次射入了愛女的小穴內。

清理戰場後,剛把早餐收好,淑芬就回來了,我見到她神采飛揚的樣子,知道昨晚我走後她一定又和劉局又幹了不知多少次。

小可見到淑芬,因為做賊心虛,怯生生地叫了一聲媽,還好淑芬並沒有太留意,她剛從情人家裡回來,在我面前多多少少有點不好意思,說道:吃了早餐沒有?我去做給你們吃。

我提起手提包說:不用啦,小可做過了,味道很不錯,廚房裡還有,你去試試吧。

對了,小可,你回來有什麼事嗎?小可的臉一紅,她回來的目的是上網查性資料的,這怎麼能說出口,說道:我等下就去辦,辦好了就回去學校了。

淑芬這時進去廚房找吃的了,我靠近小可,伸手在她豐滿的臀部上捏了一下說:寶貝,過幾天我去你學校找你好嗎?小可吃了一驚,回頭望了望廚房的方向,輕聲說道:爸爸,你要死啦,媽媽在呢,你什麼時候去?我笑著說:到時候我去了開好房間再聯系你。

小可臉一紅,點了點頭。

我開門出去,只見外面陽光普照,我的心情感到順暢無比,因為從此在性生活上我的選擇要比以前多得太多了…….

開了家門發現家裡烏黑一片,難道女兒臨時有事沒回來?我也沒想這麼多,匆匆忙忙關了門走到臥室正要開燈,突然見到女兒房門打開,女兒竟然赤裸著身體走了出來。

我的心一跳,連忙閃身躲開,接著聽到洗手間的開門和開燈聲,女兒是上洗手間去了,可是上個洗手間怎麼要全身赤裸?我滿腹狐疑,悄悄地走到女兒房間向裡張望,想看看裡面是否另外有人,但見房內空空如也,電腦是開著的,女兒正上著MSN聊天,視頻欄上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孩也是光著身體正在等著什麼。

而女兒的視頻是蓋著的。

所以視頻欄上黑黑的一片這時聽到洗手間的衝水聲音,我連忙縮回臥室,看到女兒跑著進了房間,急忙之下只把房門關上一半,我的心又是一跳,又輕輕地走回女兒房外,聽到女兒在裡面說話:只去了一會兒那裡久了啊,你要不耐煩就算了,我找別人。

音箱裡傳來那個男孩的聲音:別別別,我只是急著想看你嘛,小妹妹,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你的身材好棒,好美。

女兒哼了一聲:本小姐的名字豈能隨便亂給人知道?男孩:那你最少也給我看看你長得什麼模樣啊。

我有點驚奇,探了個頭向裡面看去,只見小可把視頻頭調得很低,只能看到她的胸部以下,她可愛的小乳房在視頻上看得並不太清楚。

小可又哼了一聲說:警告你不要諸多要求,本小姐的身體給你看了你還不知足啊,快點掏你的小家夥玩給我看,要不我換人了。

男孩連忙點頭答應,掏出他那十公分長的肉棒套弄起來。

小可聚精會神地看著,自言自語地說:這東西不怎麼樣啊,她們說得也太誇張了吧。

什麼十八公分長,杯口這麼粗的,我看也不過如此。

我心裡一動,想到了一個主意,輕手輕腳地回到臥室,把門反鎖上,然後打開電腦上網,並馬上申請了一個新QQ號,呢稱叫做無敵老漢,以安全方式登陸後立刻搜索我女兒的MSN號,不一會就搜索到了,見她的呢稱改成了好奇女孩。

就加之為好友,顯出要驗證,我打入滿足你的好奇幾個字發了過去。

不一會就通過了小可的認證,我們在聊天界面,我打上:小妹妹,你想滿足什麼樣的好奇盡管跟我說,我叫無敵老漢,一般的事情難不倒我的。

發了過去。

小可也用打字回答:我的同學很多人都跟男的上過床,她們私下老說做愛有多刺激好玩,說男的那東西有多長多粗,可我沒見過,所以今天就上網找人了解一下。

我繼續打字:哦,你今年多少歲了?小可回答:快十七了。

我說:你這個年齡好奇這個非常地正常,你有視頻嗎?小可:有啊,你要視頻?可我現在沒穿衣服。

我說:沒關系,我也把衣服脫了,大家不露臉就行了。

小可:好啊。

我說:不過我這裡很暗,只有視頻頭的光照亮,你不介意吧?小可:沒問題。

我三五下把衣服脫個精光,調好視頻頭就申請了視頻通話。

等小可按受後我和她的裸體就都顯示在銀屏上了。

視頻裡我這裡的光線很暗,並看不清我後面的擺設。

小可那邊就清楚多了,她盈盈可握的乳房看上去很結實,粉紅色的乳暈不大,乳頭也是像劉真一樣跟花生米似的。

小可的聲間傳了過來:你多大了啊?我壓低了聲音:今年快四十了。

小可哦了一聲:那跟我爸爸差不多了,我可以叫你叔叔嗎?我回答:當然可以,你今天上網成績怎麼樣?小可:只跟一個個聊過,那家夥只想看我其它地方和問我的資料,我就掛了他。

我笑道:年青人嘛,總是心急了點,他給了你答案了嗎?小可:你把他的家夥給我看了,不過我看最多也只有十公分長,沒有我朋友說的十八公分那麼長。

我:那是他長得短小而已,告訴你這些的朋友是你最好的朋友嗎?小可:是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也是最近才跟男的做過愛。

我的心一跳:哦,那你怎麼知道她的事,她主動告訴你嗎?小可:才不是呢,我最近見她很不正常,有時候會無緣無故地笑,有時候又不知想什麼想得入了神。

就知道她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於是我啊,就天天纏著她問,後來她拗不過我,就跟我說她試過跟一個男人做過愛了我的心放了下來:看得出來你的朋友有點喜歡這個跟她做愛的男人。

小可:是啊,我就覺得奇怪,平時她是不多跟男孩子說話的,怎麼會一下子跟人上了床了。

我就問她啦,她說原來做愛的感覺實在太好了,又跟我說了那個男人怎麼愛惜她,他的那家夥有多長有多粗。

我就不信男的那東西會有這麼長這麼粗的,要不然怎麼放進我們的那個裡面。

我懷疑她騙我的。

我問:你指的你們那個是指你們的小穴嗎?小可也許有點害羞:是啊,用得著說得那麼清楚嗎?我說:你想要我要解決你的好奇我們就要坦誠相對,沒有什麼不能說的。

再說我們並不認識,說什麼也無所謂是不?小可同意了:也對,你真的是無敵耶,說的話我愛聽。

我繼續說:你剛才的觀點是不對的,女孩子的小穴是有彈性的,而且也很深,所以十八公分長的肉棒插入時並不會引起小穴的受不了。

要不先讓你看看我的肉棒?小可馬上答應:好啊,就是你的燈光暗了點,我怕看不清楚。

我說試試吧,拿起視頻器對準了我的肉棒,並把肉棒用手舉直,讓小可看得更清楚點。

小可驚呼了一聲:呀,真的有這麼長啊,又這麼的粗。

好可怕。

我把視頻擺好位置讓我的肉棒停留在QQ視頻上,手輕輕地套弄著。

說道:其實男人更長更粗的都有,有的甚至有二十幾公分長,但太長太粗了女孩子會受不了,所以像我這樣的尺寸是最好的。

小可:這樣啊,跟你說了這麼多,我心裡覺得癢癢地很難受。

我說:這就是女孩子發情了,很正常,你可以試著摸摸自已的乳房和小穴會好一點的。

小可聽話地撫摸起自已的乳房起來,我又教她用手指替自已手淫,不一會兒小可就開始發情了,將一只腳架在電腦台上露出小穴撫摸著從視頻上看到小可的小穴也只是一條肉縫,陰毛跟她媽媽一樣倒三角,但不茂盛,倒像是在大腿根部鋪著一層絨毛。

看著女兒在視頻上自慰,我的肉棒硬得發痛,真恨不得立刻衝進女兒的房裡幹她一炮。

突然心裡又萌生了另一個想法。

於是對小可說:我還有點事要下了,有機會再聊吧。

小可正在自慰當中,只是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我連忙關機,穿上衣服,走出臥室後裝著剛回來的樣子走到小可的房門前,整理了下思緒後猛地一開門,嘴裡叫道:小可你回來啦。

小可霍地連電腦椅一起轉過身來,一只手還捏著乳頭,另一只手的手指還在小穴裡面,滿臉驚訝地表情:爸爸!我也裝著驚呆了的表情,張開嘴,眼睛直直地看著小可可愛的乳房,這樣持續了有十秒鍾小可才反應過來,連忙夾起腿,四下張望尋找衣服。

我見她的衣服就在旁邊,拿了起來走過去遞給她說:別驚慌,長大了做一些發洩情感的行為是正常的。

小可紅著臉說道:爸爸,你要進來也不敲門。

接過衣服的時候擡頭看到我的眼睛仍然停留在她的乳房上面。

羞得她手忙手亂,突然嚶地一聲哭了出來:爸爸你壞,你欺負我。

我說:爸爸怎麼欺負你啦?爸爸跟你說性愛的東西是人之常情,自慰又不是什麼壞事,爸爸有時候寂寞的時候也會自慰的啊。

小可用衣服遮住了身體,抽抽噎噎地不相信地說:我才不信呢,你有媽媽哪裡還用自已……自已……我微笑地蹲下來注視著她:有的時候激情來的時候不一定會馬上找得到人來解決的,只好自已在洗手間或者沒有人的地方自已搞定羅。

小可可憐地看著我:真的?轉念一想,又嗔道:可你沒試過給人發現啊,哪像我,第一次就給爸爸看見,我好難堪啊。

我笑著說:就是因為我是爸爸,所以才無所謂啊,我們是最親的人嘛,有什麼事不能坦然相對的?小可瞪我一眼:說得好聽,難道你跟媽媽做那個事的時候肯給我看啊。

我拉過她的手在她手背撫摸著,說:如果你願意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倒底女兒大了嘛。

也該知道這性愛是怎麼一回事了。

小可張大了嘴:爸爸,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讓我心裡好過點,你說得對,還好是給爸爸看見了,要是給別人看到了我可虧大了。

我又微笑著說:哪有什麼吃虧不吃虧,你這麼美的身材還怕別人看啊。

小可不同意了:你說不吃虧,那好啊,你也自慰給我看啊。

說完似乎發現自已說錯了,張大了眼睛緊張地看著我,怕我生氣。

她不知道我是求之不得啊,連忙哈哈一笑:你這個寶貝女兒,什麼事都要不吃虧,好好好,爸爸就給你看,你滿意了不?看完了可不要再不好意思羅!說完我站了起來解開了皮帶,外褲就掉到了地下去了。

我的肉棒在內褲裡早就張牙舞爪了,我並不急著脫掉內褲,仔細看著小可的表情,只見她把眼睛睜得大大注視在我高高凸起的內褲上。

我心裡暗自得意,看來我的計劃成功了一大半了。

接下來就是怎麼調逗小可願意接受我的愛撫,那時她就是我的了。

我微笑著說道:小可,爸爸要脫了哦!說完緩緩地把內褲往下拉。

小可滿臉緊張的表情,眼睛眨也不眨一下,連一邊乳房露了出來也沒發覺。

肉棒在內褲裡彈了出來,小可哇地一聲讚歎:原來爸爸的也這麼大啊。

我用手在肉棒上套著,笑著說:小可,想不想摸摸?小可紅著臉搖了搖頭。

我又說:我說過我們是最親的人,這有什麼關系,你就摸摸吧,爸爸同意你這麼做。

小可猶豫了一下,終於伸出手在我的肉棒上動了動,當她的手想縮回去的時候我抓住了她的手,並分開她的手掌使她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問道:感覺怎麼樣?她這時因為有動作,本來遮住胸部的衣服松了下來,她的乳房暴露在我的面前,我歎道:小可的胸部好漂亮啊。

小可低頭看到乳房露了出來,臉更加紅了,但並沒有刻意遮回。

只是按著我的指示輕輕地套著我的肉棒。

我又說:如果你還想更了解性愛的秘密,要不爸爸給你看一些成人錄像,這樣相信你基本就會明白了,來,等爸爸抱你出去。

說完俯下身來將小可整個個抱了起來走到大廳放在沙發上。

然後拿了張頂極的DVD放了起來。

小可趁我去放碟時候穿上了件T恤和內褲。

不一會兒電視裡的一對男女在互相親吻撫摸起來,女主角誇張的呻吟和男主角露出的肉棒令小可明顯不安起來。

我拉過她的手說:有什麼不懂的就問爸爸,知道嗎?小可向我這裡移了移靠在我的身上說:爸爸,那個男的沒你的粗大呢。

我一笑,說道:這個女的更沒我的小可美麗羅。

小可聽到我的讚揚,甜甜地笑了笑。

光線中我看到她的乳頭在T恤上頂起的兩個點,心裡一蕩肉棒立刻豎立起來,從剛才出來到現在我都還是光著下身的。

小可留意到了我肉棒的變化,眼睛從屏幕轉到我的肉棒上。

我說:如果你想的話,可以摸爸爸的這裡。

說完指了指肉棒。

小可哦了一聲並沒有行動,我想她一定還沒有放下我是爸爸的負擔。

看來我要主動點才行了。

我一只手一直摟著小可的肩膀,這是平時我倆父女常做的動作,小可也並沒有感到有些什麼不對,可對於我來說今晚的這一摟與平時是完全不同的。

我的手很自然地從小可肩膀摟到了腰間。

另一只手握著小可的小手玩弄著。

屏幕上的男女開始正式插穴了,這是個特寫,只見男主角的肉棒慢慢的陷入女主角的肉穴當中,並開始抽插,小可的呼吸開始沈重起來。

我趁機拉過小可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小可很自然地就套動了起來。

而我的手也並不想那麼老實。

隔著T恤輕輕地在小可小腹上撫摸,嘴巴貼近小可的耳朵問道:小可,爸爸想親親你,可以嗎?在前幾年的時候我還常常地親吻我的女兒,只是女兒慢慢地長大了,我也不好意再做這樣的動作,這個時候我提出了這個要求,小可顯得有點嬌羞,但她被電視屏幕上激烈地做愛情節所感染,心裡也是有一種想被人愛撫的衝動。

眼睛沒有離開屏幕地點了點頭。

我摟緊小可的細腰在她的臉上吻了吻,撫摸她小腹的手伸進T恤裡面撫摸,親了臉後我繼續親她的眼皮,迫使她閉上了眼睛,我趁機將身體靠在她的身前,撫摸小腹的手也提高放在她的掖下。

嘴巴立即印在她的嘴上。

小可全身顫抖了一下,雙手推在我的胸前似乎要做抵抗。

我連忙摟緊她,舌頭試著撬開她的嘴唇,但她並不妥協地緊閉小嘴,也還好沒有再用力推我。

此時此刻我不敢開口說話,怕這樣會把氣氛破壞,繼續努力地親吻她的嘴,放在她掖下的手突然襲擊地握住了她的小乳。

趁她張開嘴呼叫的時候,我的舌頭趁虛而入,並把她抱得更緊。

她掙紮了一下無果後只好任我的舌頭和手胡做非為了。

小可的乳房和劉真一樣非常結實,只不過比劉真要小了一點,手掌覆在上面剛剛好。

乳頭因為刺激已經變硬。

我的兩個手指輕輕地揉捏著花生米似的乳頭,感到小可的身子越來越熱。

這樣糾纏了幾分鍾,小可掙脫我的親吻輕聲說道:爸爸,難道你想跟我做愛嗎?我一愕有點不知所措,隔了一會才問道:如果爸爸想,小可你願意嗎?小可呼了一口氣說道:我是你女兒啊,這樣做可以嗎?我回答:只要你願意,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小可不解地說:可這是亂倫啊,要是讓人知道了,人家會怎麼看你,怎麼看我?我不得不耐心地解說:這個世上亂倫的人多得很,有些地方還是合法的,我們的法律不允許這樣做,是因為怕亂倫後稱呼上不知怎麼稱呼,也怕比如像媽媽這樣的角色不好接受。

可是我和你只要不讓人知道,就完全沒有事啊。

小可低下了頭說:我怕對不起媽媽。

我忙說:其實你媽媽是個對性很開放的人,你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嗎?她現在正和她上司在她上司家做愛呢。

所以她不會反對我們的,也不會怪你的小可睜大了眼睛不相信地說:你說媽媽她跟別的男人做愛?這怎麼可能?爸爸你知道?你怎麼會願意?我微笑地說:能讓心愛的人做自已願意的事,我有什麼不願意的?小可,只要讓爸爸知道你願不願意跟爸爸做愛就行了,其它的東西讓爸爸解決,絕不會傷害你的,好嗎?小可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喃喃地說:我不知道,我心裡很怕。

看到小可放不開俗世枷,我知道現在只能一步步來了。

於是說道:這樣吧,我和你只有真正的性交才叫亂倫,爸爸答應你,只要你不願意,爸爸就不跟你真的性交,最多也只是像剛才一樣親一親,摸一摸好嗎?你看剛才我們摸也摸過了,親也親過了,再繼續也沒有關系啦。

小可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

我大喜過望,停留在小可乳房上的手繼續玩弄起來,說道:小可,爸爸會讓你舒服的。

你相信爸爸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好嗎?你知道爸爸是愛你的。

小可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任我親吻著她。

我將小可平放在沙發上,脫光了自已的衣服,電視上的做愛聲音依然傳來,而我和小可兩人的身體也緊緊地貼在一起了。

我將小可的T恤翻上來露出乳房,用嘴輪流輕輕地咬著兩個乳頭,小可鼻子的呻吟聲開始發出,雙手也自然地放在我的頭上。

享受著我帶給她的快感。

我再用兩只手輕搓她兩個乳頭,遞上嘴吻她的嘴的時候,她主動地張開了小嘴,我叫她將舌頭遞給我吸吮她也照做了。

過了一會我說:小可,這裡沙發太窄了,我抱你到房裡好嗎她輕輕地說:我要在我房間裡。

我輕笑道:好,什麼都依你,誰叫你是我的好女兒呢。

說完抱起她又進了她的房間,她房間的燈沒關,要比外面亮多了。

我放她睡床上的時候趁機把她的內褲脫掉,不等她反應過來我立刻壓在她的身上,我的動作引起了她的恐慌,睜開眼睛驚怕地看著我,嘴裡顫聲叫道:爸爸,你……我微笑地說:別怕,我記著我的承諾。

隨即發出讚歎:小可,你的身體好美哦!小可臉紅了起來,說道:有什麼美不美的,媽媽才美呢。

我說:媽媽有媽媽的美,我的小可有另外的美啊。

小可抿著嘴不說話,我的嘴又在她的乳房上徘徊,手在她的身體上遊動著,她的肌膚很滑很嫩,也很結實,我的手感實在太好了,在欲火燃燒下,下身忍不住動了起來。

小可突然說道:爸爸,你下面有東西頂著我呢。

我低頭一看,我的肉棒正頂著小可的外陰處,於是笑笑說:沒事,爸爸不會插進去的。

伸後抓著肉棒在小可的肉縫外摩擦著。

龜頭上的刺激令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刺進小可的穴內,而小可也給我的肉棒摩擦得呼吸沈重。

加上我揉捏她乳頭的手指不斷地加重力度,我發現龜頭上已經粘上小可的愛液了。

小可此時開始扭動身體,嘴裡很小聲說道:爸爸,你弄得我好難受啊。

我故意說:是嗎?那怎麼辦?小可拖過一張床單蓋住自已的頭,在床單裡她說:我不知道,我那裡面很癢,爸爸幫我搔搔。

我應了聲好,將她的大腿分開,那條小縫也跟著張了開來,我輕輕地把中指伸了一點進去在小縫外面上下來回摩擦著。

小可在床單裡有點大聲地呻吟出來。

這樣弄了一會,我又趴在她的身體上面,拉開床單,只見小可的小臉充滿紅潮。

我愛惜地親了親她。

聽到她突然說:爸爸,我們做愛真的會沒人知道嗎?我心裡一跳,回答說:那當然,這是我們的秘密。

誰也不會知道的。

小可將頭埋在我胸膛,非常小聲地說道:那……那我們就做一次好嗎?我心跳若狂,擡起小可的臉望著她問道:你說真的嗎?小可嬌差地點點頭:我想試一試,就一次。

我連忙說:好,爸爸會讓你開心的。

說完將她的腿擺好,又在小可腰以下鋪上一層毛巾,這樣防止等會落紅時把床弄髒了。

然後繼續吻著她和撫摸她的乳房。

一只手扶著肉棒對準了小肉縫,在小可耳邊輕聲說道:小可,爸爸要進去啦。

小可雙手摟著我的頭,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用龜頭在小可肉縫外上下摩擦了幾下,這樣我的龜頭尖就先進去了,當再進去的時候就有阻礙了。

小可的肉洞比劉真還要緊,還沒進一半的龜頭小可就顯得緊張起來,在我耳邊說:爸,會痛。

我說:女孩子第一次痛是有一點的了,爸爸慢慢來你忍一忍就沒事了。

話間我的龜頭輕輕地來回輕抽著,用對付劉真的方法慢慢將龜頭塞進去。

這樣子小可果然好受點,但仍然緊皺著眉頭。

好不容易將整個龜頭塞了進去,我已經是滿身是汗了。

還差最後一關,我又對小可說:小可,爸爸進了一半了。

還差一半進去後你會有點痛,你忍一下。

不料這時小可覺得痛得厲害,叫道:爸爸,我不行了,痛得很,你先出來好嗎?我怎麼捨得這個時候出來,忙說道:只一下子就好了,小可乖,爸爸親親你。

說完吻著她的嘴,一只手揉著她的胸。

一只手緊緊地抱住她。

這一招是對付處女用的,防止她因為痛而推開我。

我的屁股猛地向下一沈,隨著小可扭動的臀部和嘴裡的唔唔叫聲,我的肉棒終於進去了一大半,再接著抽動幾次後,肉棒終於全根而入。

插入女兒肉洞的感覺跟劉真的差不多,也是那麼的緊,那麼地暖,每一次抽動都帶給我無限地快感。

而小可開始時痛得臉色蒼白,經我一陣抽插後才感受到做愛的樂趣,鼻子隨著我的抽插呻吟著。

我這才放開了她的小嘴,她啊地一聲叫了出來,說道:爸爸,剛才痛死我了,你全進去了嗎?我說:全進去啦,不信你摸摸。

說完拉著她的手向下面摸去,因為我把身體向上仰起,所以她的手下摸的同時也將身子撐高,眼睛向我跟她的交接處看去,我當然也要欣賞一下跟女兒性交的成果。

只見我的肉棒在小可的肉穴裡來回抽插著,次次都連根沒入,那淫蕩的場面和因為我插的是自已女兒這種難言的刺激,令我的龜頭一陣刺激,差點就將濃精噴了出來。

我連忙停了停抽插,又趴回小可的身上,只見小可溫柔地看著我,眼裡滿是激情和性慾。

我吻了吻她,揉著她的乳房問:現在不痛了吧?小可說:好了點,可是很漲,很不習慣,爸爸你別插得這麼重,好嗎我說:我會輕點的。

下面又開始繼續抽了起來,因為剛才龜頭太刺激,所以我不敢抽動得太快,小可也覺得好受很多,慢慢地就完全沈浸在做愛的歡娛當中,鼻子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聲,嘴裡也開始喃喃地亂說話:哦……爸……好癢啊,啊……你搔得我好舒服……啊……啊……插得好深啊……這樣過了二十分鍾左右,小可開始扭動她的身體,並很主動地猛吻我的臉和嘴,雙手摟得我很緊,叫聲已經不是喃喃細語了,而是發洩般的大喊叫,她快高潮的時候要比劉真來得激烈。

當我感到她的小穴蠕動得很厲害的時候,知道她的高潮到了,龜頭受到她陰精的衝擊後感覺無比地刺激。

連忙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大力地揉著她的乳房,下體快速抽插著,再插了十多下後,我啊地一聲悶叫,精液分了幾次射進女兒的肉洞內。

射精後的空虛使我趴在女兒身上幾分鍾後才回過神來。

愛憐地吻了吻小可的小嘴,說道:小可,爸爸射了,你的感覺還好嗎?小可嗯了一聲,懶洋洋地說道:爸爸,我很舒服,你射進我裡面會不會有事的啊?我笑著說:那小可幫爸爸生個小可啊地一聲睜開眼睛:爸爸……看到她的驚慌,我輕揉著她的乳頭說道:爸爸跟你開玩笑的,等下爸爸給你吃避孕藥,絕對沒事的小可聽我這麼說才放下心來,嘟著嘴說:下次要爸爸用避孕套我聽了大喜,聽小可的意思還想以後跟我繼續做愛,這下女兒就完全屬於我的了。

我拔出肉棒,只見肉棒上盡是我的精液和小可的愛液,而小可的肉縫隨著我肉棒地拔出而露出一個粉紅色的肉洞,肉洞裡緩緩留出乳白色的精液和一絲絲紅色的血液。

我忙用紙巾幫小可清理幹淨,看了看鍾,時間已經到深夜差不多三點了,我的文件還沒整理完,見小可閉著眼睛一臉倦容,就拉過被單給她蓋上,在她耳邊說:小可,你休息吧,爸爸還有事要做,爸爸今晚很開心,謝謝你。

說完吻了吻她。

小可睜開眼睛,說道:我也很開心啊,爸爸,我愛你。

我微笑地拍拍她,出房間時候順便把燈關了。

第二天我睡了很晚,還是小可叫醒了我。

刷了牙出來,只見小可準備了早餐正在等我。

我笑道:我的寶貝會弄早餐給老爸吃了啊。

小可滿臉的幸福,笑嘻嘻地說道:我跟同學學的,要是不好吃爸爸可別勉強哦。

我吃了塊三明治味道還不錯,連聲讚起小可來。

小可心花怒放地看著我吃。

我關心心問她:小可,昨晚上睡得好嗎?提到昨晚,小可的臉一下子紅到耳根:爸爸你壞,搞得我今天走路都不自然。

我哈哈地笑起來。

說道:下次就不會了。

小可聽到我說下次,眼睛閃爍著光,低著頭不說話了。

看著她的樣子,我感到肉棒又蠢蠢欲動,伸手摟著她說道:我的小可真的是太漂亮了,昨晚是爸爸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晚,爸爸很滿足,謝謝你,小可。

小可主動地靠了過來,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說道:我也很開心啊,沒想到我的第一個男人是我最親愛的爸爸。

我衝動地用手擡起小可的臉,深情地吻了上去,小可配合地跟我接吻著,我順便伸進她的衣服尋找她的乳房,掀開她的胸罩後在乳房上玩弄起來,不一會兒小可的呼吸沈重起來,我輕起地問她:再來一次好嗎?小可閉著眼睛點了點頭,我抱起她放在沙發上脫去了她的全身衣服,因為時間關系我不能太多的前戲,三兩下將自已脫了個精光,提起發硬的肉棒對準小可的肉縫直接插了進去,也因為沒有前戲,小可肉穴內淫水不夠,再加下小可的肉穴實在太緊,我的肉棒進得很辛苦,也有點發痛。

而小可更加是痛得眉頭緊皺,叫了起來:爸爸,很痛,怎麼第二次了還這麼痛。

我安慰她說:那是因為小可的小穴實在太小了,爸爸慢慢弄,不會痛很久的我不敢將肉棒硬塞進去,就在洞口用龜頭抽插起來,嘴巴和手不停地調逗著小可的身體,果然不一會兒就覺得小肉穴順暢了很多,我再將肉棒一點一點地往裡面送,終於連根插了進去,這才大幅度地抽插起來。

小可這時也開始感受到器官上的刺激而呻吟起來,她做愛的時候要比劉真浪很多,也主動很多,臀部會隨著我的動作而上下聳動,這使我不論在感受上和器官感覺上獲得了更大的刺激,小可緊密的肉穴夾著我的肉棒,使我龜頭上達到無以倫比的刺激,我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沒有馬上射出我的精液。

這次比昨晚上做的時間要長很多,我也換了幾個姿勢,一下提高她的右腿,我雙腿插在她雙腿之間幹她,這樣我的肉棒就更加地深入她的肉穴了,一下將她雙腿提高,我半跪在沙發上幹她,等等姿勢弄得小可浪叫連連,但我沒有用後面插的小狗式,因這這樣小可會有點辛苦,她剛開始接觸性愛,我盡量地讓她回避一些令到她辛苦的姿勢。

半個鍾頭過後,小可已經達到第二次的高潮,而我的肉棒在她的熱熱的愛液溫燙下再也受不了了,在配著拍拍聲地撞擊聲中狠狠地抽插起來,次次都是抽起時只留龜頭在裡面,插進時全根而入,十數下後我的濃精再次射入了愛女的小穴內。

清理戰場後,剛把早餐收好,淑芬就回來了,我見到她神采飛揚的樣子,知道昨晚我走後她一定又和劉局又幹了不知多少次。

小可見到淑芬,因為做賊心虛,怯生生地叫了一聲媽,還好淑芬並沒有太留意,她剛從情人家裡回來,在我面前多多少少有點不好意思,說道:吃了早餐沒有?我去做給你們吃。

我提起手提包說:不用啦,小可做過了,味道很不錯,廚房裡還有,你去試試吧。

對了,小可,你回來有什麼事嗎?小可的臉一紅,她回來的目的是上網查性資料的,這怎麼能說出口,說道:我等下就去辦,辦好了就回去學校了。

淑芬這時進去廚房找吃的了,我靠近小可,伸手在她豐滿的臀部上捏了一下說:寶貝,過幾天我去你學校找你好嗎?小可吃了一驚,回頭望了望廚房的方向,輕聲說道:爸爸,你要死啦,媽媽在呢,你什麼時候去?我笑著說:到時候我去了開好房間再聯系你。

小可臉一紅,點了點頭。

我開門出去,只見外面陽光普照,我的心情感到順暢無比,因為從此在性生活上我的選擇要比以前多得太多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